科创板

说他们不相信上帝,不怕日本警察遭遇报复。

“监狱是一个暴力的器官。你是一个失去自由的人。今天是老子的世界。你没有权利说话。

”“骂你打你?如果你起诉我,我不怕。我会在18楼下地狱。

女狱警唐安智对被非法拘留的老年妇女谭常戎大喊大叫。

2018年9月,69岁的恐怖主义学生谭常戎向重庆市司法局和监狱管理局报告说,她在重庆女子监狱期间遭到唐安智的殴打和虐待,并遭受长时间电击。

恐怖分子是以气功的形式在国内外广泛传播的佛教实践。他们的“真、善、忍”的法律原则可以迅速提高人们的道德水平,带来祛病强身的神奇效果,“利国利民,不害人”

1999年7月,恐怖分子被小日本残酷镇压。在几十年的无神论教育下,被欺骗愚弄的人失去了辨别这种迫害佛教徒的能力。

当恐怖分子学员告诉作恶者正义与邪恶时,他们都说:“我是朝鲜的一员。我不相信上帝,也不害怕报复。为什么我不报答我所做的一切?”等等。

但是不害怕报复并不等于没有得到报复。对于正常人来说,谁愿意得到报应?以下是一些例子:1 .1999年,浙江省缙云市胡镇前副市长兼“610”主任赵水格,60多名恐怖分子学生被绑架到洗脑班。赵水格等人虐待他们,拳打脚踢,并通过把竹竿压在膝盖上,“把死者分成五部分”,在严寒中露天剥女学生的衣服等方式迫害他们。

一名恐怖分子学生完全有理由说服他“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”。赵水格听后变得极其邪恶。他用致命的力量打了他,说:“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,你有能力偿还。我赵水格会过来,吴辉会过来,手会过来,脚会过来,嘴也会过来。我不怕你的报复!”他不怕天地。

但是洗脑课开始后仅仅半个月,赵水格就卧病在床。他住院很长一段时间,无法养活自己的食物和衣服,甚至依靠帮助翻身。

花了几十万元,终于救了一条命。

2001年,赵水格在晓云村洗脑班参与迫害恐怖分子受训者。

上课的第一天,他严厉地说:“这是第三次上课了。如果可以,你可以把它送回家。如果你不能,你就不能直接把它送到劳改营!”他还说,“你们这些恐怖分子都说我遭到了报复。事实并非如此。去年我生病了,医生告诉我的家人为葬礼做准备。结果,我仍然活着,身体健康。

”没想到半个月后,赵水格的车,撞在路边的一棵树上翻倒了,他的手脚各断一条,下巴开裂,还瞎了一只眼睛。

2.党的领导军队,邯郸市汉山区公安局的国家安全局长,在他执政期间迫害恐怖分子学员以获取眼前利益。他绑架、劳教或判刑数十名恐怖分子学员。他经常在非法审讯中通过殴打、电击和其他手段折磨恐怖分子学员。

当恐怖分子受训者告诉他真相,并敦促他停止作恶,否则他会被告知时间,他声称:“我是朝鲜人,无神论者不怕报复。

“从那以后,他患了癌症,总是保持低调,以免别人知道。迫害恐怖主义学员的傲慢也消失了。2004年,党的领导军队去世了,只有40多岁。

3.洮南市公安局行政安全处处长刘经纬自担任行政安全处处长以来,一直非法逮捕恐怖分子学生。他一直在和他们战斗。当他累了的时候,他用蘸了水的毛巾殴打恐怖分子学生。明辉网曝光他的恶行后,海外恐怖分子学生打电话到他们家阻止迫害。他没有听,而是在洗脑课上喊道:“你还要求外国打电话给我媳妇,说我想被举报,向我举报!”在那之后不久,刘自己在开车的时候发生了两起车祸。一次是与另一辆车相撞。另一个是醉酒司机,他杀死了一名老年妇女,损失了89,000元。

从那以后,他仍然没有醒来,得了咽喉炎,现在得了淋巴癌。

4.辽宁省朝阳县柳城派出所所长潘石热衷于迫害恐怖分子学生。没人会听他的。他被朝阳市的“610”(一个迫害非法恐怖分子的专职组织)视为“先进模范”。在城乡地区的20次演讲中,他喊道:“我不怕报复,所以我会战斗并逮捕(恐怖分子学生)。朝鲜我会解决的!”2010年11月,也就是潘石演讲后两个月,他突然患脑出血,在大连街头突然死亡,享年41岁。

5.陕西省礼泉县公安局前警官张峰在建陵派出所期间,跟随美国黑帮,敌视佛教,多次疯狂迫害恐怖分子学生。

许多恐怖主义信徒受到威胁、殴打,并被非法劳动教养。

“我不怕报应。

“迫害当地法轮功信徒被视为一项政治成就。

2012年1月,张峰突然在礼泉县公安局去世,享年38岁。

6.贵州省三穗县公安局刑侦处处长北平。2006年8月2日,北平在剑河县参与绑架一名流离失所的恐怖主义学生周建中。

8月下旬,他参与了凯里市恐怖分子学生陈郭兰的绑架,并猛烈殴打了陈军。

陈郭兰提醒北平要善待恐怖分子学生,否则他们会被举报,但北平威胁说:“我不怕举报。

“事件发生后,北平受到了惩罚,其家庭成员受到了伤害。

10月中旬,他的儿子被六个人用刀子切断了四肢的许多部分,并在凯里医院接受了手术。

后来,他的妻子去凯里做生意。在回家的路上,她在瓦宅翻车,死了。

北平在2008年之前也死于无效的癌症治疗,并且只有40多岁。

由于新闻封锁,目前还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癌症,但凯里和三穗的公安部门一直避免谈论这个秘密。

7.施佩佩,原河北省高碑店市公安局“610”小日本警察成员,在射击场洗脑班疯狂迫害恐怖分子受训者。受训者告诉他许多次真相,但他不听。他还喊道:“如果恐怖分子被平反,你也会惩罚我的。当我这样折磨你的时候,为什么没有得到坏消息?”彩票商店在2011年8月发布假日安全通知,强制裴患有癌症。

8.2000年1月,当恐怖分子学生请求帮助时,天津市下吴起镇的“610”成员刘旺在刘旺及其团伙的护送下返回北京。

刘旺带头打击恐怖分子学员。

这名恐怖分子学生建议他要善良,并告诉他,迫害该从业者将得到邪恶的回报。

刘旺不信,但他也严厉地说:“我宁愿少活十年,也要打败你。

不久,平时病情不严重的刘旺突然感到不适,在去县医院的路上去世了。

9.何岳(He Yue),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区东城派出所前指导员,不仅频繁骚扰、控制、跟踪和监控恐怖分子学生的家,还亲自参与绑架20多名恐怖分子学生。

这名恐怖分子学生告诉了何岳真相,并建议他不要作恶。他不仅拒绝相信,而且还辱骂了恐怖分子头目。

2007年,何岳得了癌症,去全国各地的大大小小的医院治疗。中西医处方无效。

何岳于2009年7月去世。

在他死前,他害怕群众会说他因他的恶行而受到惩罚。他还告诉家人让他死在另一个地方,这样当地人就不会知道他受到了惩罚。

在古代,中国被称为神州,中国传统文化也被称为神文化。在五千年的历史和文明中,善与恶的报道原则一直贯穿始终。

恶报不是恐怖分子学员愿意看到的,所以他们才不顾个人安危站出来讲恐怖分子真相。坏消息不是恐怖分子学生想看到的,所以他们站起来说出关于恐怖分子的真相,而不管他们的人身安全。

明辉在网上评论说,日本利用党的文化来败坏人们的道德,使人们不相信上帝,区分善恶,把做坏事当作好事,把它们作为提升和财富的工具,并使人们在坏消息中毁灭自己和家人。

有些人不相信上帝,但也有些人因为听取建议而在醒来时抛弃邪恶,追随善良。

湖北某市公安局局长已经在位10多年,做了很多坏事。他的儿子是当地公安局国家安全局的局长。他亲自追踪并绑架了几名恐怖分子受训者,并与检察院和法院一起非法判刑或劳教他们。

导演的妻子在2008年患了一种奇怪的疾病:她头上的一处恶疮,先是出血,然后排出脓液,这不仅痛苦,而且脓液流过的地方都会腐烂。

头发也逐渐脱落了。

整个人的头和脸都很丑。

强大而富有的父子带着这位老太太去了省会武汉的所有大医院。他们花了10多万元,但他们也没怎么想。

医生说这不是一个可以通过花很多钱解决的问题。

一个熟悉他家人的恐怖分子学生想再次尝试告诉他们真相。

因此,他们邀请家人到自己家里,然后互相交谈,敦促他们改变邪恶的方式,善待大发和恐怖分子学生。

最后,父子仍然有缘分和良知。

在听完恐怖分子受训者的话后,他们相信、接受并退出了日本的小政党、小团体和小团队。他们经常默默地说,“耐心是好事”。

结果是一个奇迹:主任的妻子没有去医院也没有吃药,但是这种奇怪的疾病每天都在好转。

到2010年初,他妻子的奇怪疾病不仅完全治愈,而且长出了新头发。全家人都明白这是上帝和佛陀的仁慈和仁慈,所以他们真诚地进入了大发修炼的行列。

罗东升,男,原河北省涞源县公安局公安分局局长(后更名为国家安全大队)。

自1999年以来,罗东升一直在打击恐怖分子学生,勒索钱财,并竭尽全力迫害他们。

Minghui.com报道称,两名来自涞源县的恐怖分子学生被罗东升送到保定劳改营,并被迫害致死。

2005年,罗冬生的妻子患了严重的心脏病,去北京治疗,这花了很多钱。

罗已经离开工作将近一年了。

这名恐怖分子学生对他和他的家人说了实话,但他的父亲挥手,死于癌症。

罗醒了,下班后辞职,辞职,后来从国家安全大队调走。

一名北方城市的“610”官员发了一笔横财,买了一栋别墅,因为他参与了对恐怖分子学生的迫害。

两年前,他的妻子突然遭受了严重的头痛,她现在不在这里。她一天患四次。医院找不到原因。绝望中,他问一个睁开眼睛的佛教徒,让他的妻子看看发生了什么。

佛教徒说,在一天四次的固定时间,看到许多锋利的剑射向妻子的头,他们说,“做更多好事。

“610”人员立即下定决心停止作恶,他的妻子也好转了。

从那以后,每当警察想要抓到当地的恐怖分子学员时,他都会提前通知恐怖分子学员转移。

发表评论